鶴壁新聞網 鶴壁黨史網 鶴壁市群眾藝術館 鶴壁宣傳網 鶴壁文明網 鶴壁市博物館 登錄 | 注冊

鶴壁新聞網 > 新聞 > 鶴壁新聞 > 鶴壁社會

【文化鶴壁】翟讓既已讓賢,為何還遭李密毒手

1

翟公祠一隅。

□鶴報融媒體記者 呂登緯 文/圖

本報11月21日的《文化鶴壁》欄目以“李密叛唐與葬身黎陽之謎”為題,介紹了瓦崗軍首領李密與我市的淵源。其實,我市與瓦崗軍的淵源并非僅此而已,瓦崗軍的第一任首領翟讓,相傳就是我市淇濱區大賚店鎮翟村人。11月26日,記者到該村采訪時了解到,這里至今還有祭奠翟讓的翟公祠。

翟公祠訪古

記者在淇濱區大賚店鎮翟村的翟公祠看到,祠內有翟讓的塑像,祠外立有石碑,以示紀念翟讓在隋朝末年組織義軍為推翻隋朝統治的壯舉。

在翟村,只要向村民打聽翟公祠,村民便會引你前往福盛寺。在該寺西邊的二三十米處,便是翟公祠。據村民們介紹,該村世代相傳,翟讓是該村人,死后便埋在翟公祠一帶。福盛寺便是翟讓墓和翟公祠的“配套建筑”,它們之間原是一體建造的。

“以前翟公祠的西邊有個水坑,坑邊有個不起眼兒的小土丘。村里的老人說那是座老墳,埋的是瓦崗英雄翟讓。”翟村村委會原主任王禮告訴記者,后來翟讓的墓被毀,但村民在翟讓墓遺址附近發現了一些鐵器和刻有“翟公讓”字樣的墓磚,這也印證了村中世代相傳翟讓葬于翟村的說法。

王禮說,之所以說福盛寺與翟讓墓、翟公祠密切相關,是因為該寺是為祭奠翟讓而修建的。該寺多塊碑文記載,福盛寺始建于開元十七年(公元729年),修建者是唐朝政府,目的是祭奠翟讓及其組建的瓦崗軍在隋末農民起義中所作的貢獻。據說該村村民至今還保存著一塊兒福盛寺中的萬歲牌,上面清晰地寫有“敕造”等字樣。

瓦崗軍崛起與大運河密切相關

翟讓是否真的埋在翟村,因缺乏史料記載及翟讓墓已被毀,我們暫時不得而知,但史料清清楚楚記載了翟讓出身東郡(滑縣、浚縣交界一帶)。

有關翟讓成為瓦崗軍首領之前的信息,現在我們能查閱到的只有《資治通鑒》中記載的,“韋城翟讓為東都法曹,坐事當斬。獄吏黃君漢(奇)其驍勇,夜中潛謂讓曰:‘翟法司,天時人事抑亦可知,豈能守死獄中乎!’”宋代史學家胡三省曾考據,翟讓實際上是東郡法曹,也就是隋朝東郡的司法系統小官員。

翟讓為什么會被投入死牢,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并未記載。后來,翟讓在獄吏黃君漢等人的救助下,“亡命于瓦崗為群盜”。翟讓一出獄,便在東郡附近的瓦崗寨(滑縣南)發動了農民起義,走上了武裝反隋的道路。

史料記載,翟讓當時成立的瓦崗軍得到了單雄信、徐世勣等人的響應,并最終成為隋末義軍中強大的一支武裝力量。

我市文史愛好者張宗乾認為,瓦崗軍能迅速崛起,得益于瓦崗軍盤踞的區域——浚縣、滑縣一帶。因此處有大運河,瓦崗軍得以沿大運河“剽行舟,掠商旅”,從經濟上“資用豐給”。

“大運河是隋朝的經濟命脈,而浚縣、滑縣一帶是大運河溝通南北、貫通東西的樞紐。翟讓等人在此劫掠不僅使瓦崗軍獲得了源源不斷的經濟支持,還沉重打擊了隋朝的經濟基礎,加速了隋朝的滅亡。”張宗乾說,尤其是瓦崗軍攻陷浚縣境內的黎陽倉后開倉賑濟災民,更是令翟讓統帥的瓦崗軍“附者益眾”。此舉還吸引了王當仁、王伯當、李公逸等義軍的加入。

《資治通鑒》記載,“諸帥唯翟讓最強”。從那兒以后,瓦崗軍成為隋末義軍中,人數眾多、經濟實力雄厚、戰斗力及影響力都很強的一支隊伍。

李密入伙,翟讓被殺

大業十二年(公元616年)十月,隨楊玄感起兵失敗的李密加入了瓦崗軍,并積極地為翟讓出謀劃策。擁有卓越戰略眼光的李密向翟讓建議,“未若先取滎陽,休兵館谷,待士馬肥充,然后與人爭利”。

翟讓聽取了李密建議,先后攻下滎陽等地,進一步壯大了實力。隨后,翟讓領導的瓦崗軍在李密的輔助下,分別擊敗張須陀、劉長恭,并攻占回洛、黎陽,從此聲威大震。《資治通鑒》描述,瓦崗軍的崛起讓隋朝控制的“河南郡縣為之喪氣”。《舊唐書》記載,當時趙魏以南,江淮以北的各路義軍紛紛加入瓦崗軍,這也讓李密在瓦崗軍中的威望進一步提升,并成為瓦崗軍的重要決策者。然而,這一切的改變也讓瓦崗軍的統帥層發生了劇變。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李密設鴻門宴誘殺了翟讓,而李密殺翟讓也成了隋末的一樁公案。

“密雖為讓所推,恐其圖己,恭儉自勵,布衣蔬食。所居之室,積書而已。子女珍玩,一無所取。賑貸貧乏,敬禮賓客。故河汴間絕糧之士多往依之。密又形儀眇小,讓弗之忌,遂謀殺讓,而并其眾。”《大唐創業起居注》中詳細記敘了李密殺翟讓的原因,但該原因出自李密寫給李淵的自述書信,較為片面。根據李密寫給李淵的自述書信,他加入瓦崗軍后,恪盡職守,并遵循較高的道德標準,是翟讓對他的猜忌讓他起了殺心。

顯然,當事者的一家之言難以讓所有人信服。如小說《隋唐演義》《說唐》的作者均把李密刻畫成叛逆小人,其殺翟讓是處心積慮的奪權行為。

小說家之所以不相信李密的說辭,主要是根據《資治通鑒》《舊唐書》等史書對翟讓的記載,因為翟讓并非心胸狹隘、疑心較重的人,“(翟)讓于是推密為主,上密號為魏公”。《資治通鑒》記載,就在瓦崗軍壯大后,翟讓主動讓賢,讓李密做魏公,成為瓦崗軍的頭號人物。翟讓親信曾勸他:“自為大冢宰,總領眾務,以奪密權。”翟讓卻駁斥親信:“魏公我之所立,事未可知。”此后,翟讓更是阻撓哥哥翟弘(有的史書中記為“寬”)等人爭奪瓦崗軍之主的企圖。

為了自己的利益,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十一月,李密設宴殺害了翟讓及其兄翟弘,并對部下說:“與君等同起義兵,本除暴亂。司徒(翟讓)專行暴虐,陵辱群僚,無復上下;今所誅止其一家,諸君無預也。”

時過境遷,我們很難斷定李密與翟讓孰是孰非,但事情既然發生了,我們難免會探究其本源——李密為何要處心積慮地除掉翟讓?

探究翟讓被殺迷霧

張宗乾認為,李密與翟讓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史料中記載的倆人性格不合僅僅是表象。李密一定要除掉翟讓的真正原因或許是倆人反隋的根本目標不同。

《新唐書》《舊唐書》《隋書》《資治通鑒》等史料,都記載了倆人曾因瓦崗軍的發展方向問題有過不愉快的討論。

翟讓出身底層,僅任職小吏,即便他打著反隋旗號聚集義軍,但在李密加入瓦崗軍為其謀劃之前,瓦崗軍始終未有長足發展,始終過著“剽行舟,掠商旅”,以求“足以自資”的強盜生活。

李密加入瓦崗軍后,向翟讓提出了“席卷二京,誅滅暴虐”的明確反隋目標,但當時存在“山大王”思想的翟讓并未認同這一目標。隨后,李密針對瓦崗軍“兵眾既多,糧無所出”的問題,建議翟讓“未若先取滎陽,休兵館谷,待士馬肥充,然后與人爭利”。這一建議被翟讓采納。隨后,瓦崗軍果然攻破了滎陽,并擁有了自己的城池,從而進一步鞏固和擴大了占領區和影響力,有了角逐天下的實力。

張宗乾認為,翟讓起兵的根本動機是為了軍事割據,而不是謀取天下,思想較為保守、排外。而李密出身顯赫,他希望能領導瓦崗軍結束隋末動蕩的時局,君臨天下,因此李密的思想更為積極。

“翟讓在瓦崗軍取得滎陽大捷之后,曾再次表示‘意欲還向瓦崗’,顯然他還沒有轉變‘山大王’的思想。”張宗乾認為,雖說瓦崗軍是翟讓創立的,但真正讓其發展壯大的是李密。正是因為倆人對瓦崗軍發展方向的決定不同,才讓李密決定痛下殺手,或許這才是李密殺翟讓的真正動機。

根據村民的說法,翟讓死后,部將把他的尸體運回故里翟村安葬。當時,村民為了紀念翟讓,將流經村里的一條河命名為翟泉河。始建于唐代的福勝寺也正如前文所說,是唐朝政府用以祭奠翟讓,并超度瓦崗軍亡魂的。

往事歷經千年,當我們回溯這段歷史時,我們不能苛責翟讓固步自封的“山大王”思想,以及李密為了逐鹿天下而殺掉故主的作法。正如史學家陳寅格先生強調的“歷史理解之同情”,我們不能以我們的視角去苛求古人。翟讓與李密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做出一些現代人難以理解的事是正常的,但瑕不掩瑜,因為他們都曾為推翻隋朝統治作出了卓越貢獻。

歷史的塵煙滾滾,巧的是這兩位瓦崗軍統帥、曾經的冤家都埋葬在我市。千秋功業都已作古,是是非非唯有留給歷史評說。 

責任編輯:劉彭軍
?
鶴壁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鶴壁新聞網X月X日訊”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鶴壁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鶴壁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鶴壁新聞網授權咨詢:0392-3313875

客服電話:0392-3313875 投稿箱: [email protected]

鶴壁日報社 版權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5017469號-2豫ICP備05017469號-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2016011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601

?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豫公網安備 41061102000110號

篮网球比分